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透露写盲人的秘诀是“理解和误解”

2018-12-08 20:11:40
透露写盲人的秘诀是“理解和误解” 毕飞宇与许戈辉。

作为一名埋头书案的脑力劳动者,提起健身锻炼、塑造肌肉曲线他说得井井有条;作为丈夫,他说自己“怕老婆”,却承认“她没有剥削我,是我始终在剥削她”;被誉为“写女性心理的男作家”,他说“我自己从来不这么看”,却理解这样说的人出发点是希望更多的人来关注他,是好意。

对金钱态度潦草,进入写作状态便寝食俱废、状态非人,性情有些桀骜不驯,又保留了很多传统美德,他是写出《青衣》、《玉米》、《平原》的作家毕飞宇。

2011年,他的长篇小说《推拿》获第八届茅盾文学奖。

在这部作品中,他关注的是一群盲人推拿师内心深处的黑暗与光明。

涉及残疾人,毕飞宇认为,小说家不可以做同情与关爱的注射器,他坚称,人的立场是他愿意坚守的立场,为了人物的饱满度与真实性,问题不能够回避。

爱健身在健身房跟朋友聚会 许戈辉:作家给人的印象一般是文静甚至文弱的,你为何会到健身房把自己练得满身肌肉? 毕飞宇:我其实并不是为了肌肉才去健身,而是跟我的出身有关。

我是六十年代乡村教师家庭出来的孩子,我们家的天井就是学校的操场,所以从我会走路的那天起,我的人生就永远在操场上,就在跑。

那就是我的生活,是我的本能,长在了我的肌体和血液里头。

许:你是用体力运动对脑力运动进行一种调剂吗? 毕:也是,这个身体对运动有很强的依赖性,当你长时间保持这类运动节奏的时候,如果一个星期或更长的时间你不给肌肉一个强刺激,它会不舒服的,必须让它饱和了疲惫了,它才会过瘾。

许:可你说过进健身房的主要目的不在于锻炼,那是在于什么? 毕:健身房里有许许多多人,我一个星期就可以认识很多朋友,而且他们不是来自于一个会议或组织,而是身份、文化背景都完全不类似的人。

就好像我是一棵苹果树,长在苹果地里面,那没意思,我就特别喜欢那样一块地,2十年以后不知道会长出甚么来的人生。

我到健身房的时候跟那帮朋友在一起,特别幸福,特别快乐。

写作时一边得瑟一边悲观 许:《推拿》的主题可算剑走偏锋,为什么选择盲人这样一个题材? 毕:写这个作品是个意外。

因为受了伤去做推拿,我和推拿室里许多人都成了非常好的朋友。

有一次一个小伙子说,毕老师今晚我和我女朋友请你吃饭,我说好。

结果开门以后楼道里黑咕隆咚的,灯坏了,房子里生活的都是盲人,灯什么时候坏的不知道,也没人修。

我一看外面这么黑,就拉着他女朋友扶她下楼,但伸手不见五指一抹黑,所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