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扩内需调结构我国经济转型战略步伐将加快

2018-11-30 19:08:47

扩内需调结构 我国经济转型战略步伐将加快

在日前举行的2008年经济运行形势及2009年趋势展望报告会上,扩内需调结构 我国经济转型战略步伐将加快

“面对当前的严峻形势,必须把保增长作为当前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防止经济增速过快下滑,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增长,同时地利用国内外环境变化和我国经济深度调整形成的倒逼机制,积极扩大国内需求,有效推动经济转型升级,为我国实现更长时期、更高水平、更好质量的发展创造条件。”在日前举行的2008年经济运行形势及2009年趋势展望报告会上,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王一鸣如是说。

保增长是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

我国国民经济在经历了本世纪以来增速持续上升和长达5年高于10%的平稳较快增长后,2008年以来发生明显变化,经济的周期性回调和国际金融危机的相互叠加作用,使我国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王一鸣表示,经济形势变化表明,经济增速下滑过快已成为当前经济运行中的突出矛盾和问题。从当前国内外经济走势看,保增长的任务依然十分艰巨。目前,这场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尚未根本缓解,金融系统性风险还将进一步暴露,实体经济衰退还在加深,市场信心短期内难以恢复,预示着全球经济将进入一个较长的调整期。

王一鸣认为,2009年我国经济发展的外部环境将更为严峻复杂。

一是金融市场还可能出现剧烈动荡。违约风险已经开始向一般消费信贷领域蔓延。2008年11月,资产近2万亿美元、市值曾达2740亿美元的美国花旗银行陷入危机,市值跌至200亿美元。这预示着除投行外,传统商业银行也面临威胁,有可能出现新一轮金融机构倒闭浪潮。

二是金融危机对实体经济的影响迅速扩散。美国11月份失业率达6.7%,创下1993年10月以来的新高,月度消费连续负增长,以汽车为代表的传统制造业正遭遇石油危机以来严重的困难。未来很可能出现实体经济衰退与金融动荡交相影响、相互拖累,终在较长时期内影响全球经济增长。

三是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加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08年10月份在《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中将2009年全球经济增速从3.0%调低至2.2%,世界各大工业国经济下降0.3%,这是二战以来首次集体衰退。其中,美国-0.7%,日本-0.2%,欧元区-0.5%,发展中国家从7.7%调低至7.1%。世界银行2008年12月9日则发布报告再次调低预期,2009年世界经济增速为0.9%,世界贸易缩减2.1%。

从国内看,2009年我国经济减速压力有可能继续加大。

一是外部需求急剧收缩,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拉动效应明显减弱。2005年、2006年和2007年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分别为24.1%、19.3%和21.5%。2008年1~11月,贸易顺差2559.5亿美元,同比增长6.9%,贸易顺差增幅大幅缩减。实证研究表明,外需是拉动出口的主要因素(占80%),汇率、退税、劳动力成本等因素的作用有限(合计占20%)。2009年外部需求将继续萎缩,占我国出口50%以上的美欧市场可能全面陷入停滞,对这些地区的出口增长可能降为零甚至负增长。出口增速将继续下滑,会进一步减弱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

二是投资的名义增速保持在较高水平,但实际增速难以明显上升。2008年1~11月,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26.8%,名义增速与去年持平,但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速为15%左右,同比回落5个百分点以上。2008年1~10月,城镇新开工项目计划总投资同比增长3.2%,回落23.3个百分点,全国有14个省份新开工项目计划总投资为负增长。2009年,受出口对投资的带动作用减弱、企业在市场前景看淡和利润空间收缩的情况下投资意愿不强,以及房地产投资调整等因素影响,实际投资增速仍有下降压力。

三是消费增速仍在高位,但难以持续上升。2008年11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20.8%,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7.6%,但考虑到就业压力增大、居民实际收入增长趋缓和股市财富效应衰减,消费快速增长趋势将难以延续。

综合各方面因素判断,2009年可能是本世纪以来困难的一年。王一鸣指出,从应对亚洲金融危机的经验表明,如果在经济增速下滑的初期不及时采取措施,则需要更大的力度和更长的时间才能扭转经济下滑的趋势。经济增速一旦形成惯性下滑,势必进一步影响到工业生产、就业状况、投资者和消费者信心,甚至影响到社会稳定。当前,必须把保增长,制止经济增速下滑,作为宏观调控的主要任务,保证2009年经济增长速度不低于8%,这是缓解各方面矛盾的重要前提。

王一鸣认为,要实现2009年不低于8%的增速,需要强有力的宏观经济政策措施支持。2008年11月初,国务院出台了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增长的十条举措,未来两年将通过发行国债等措施,总投资4万亿元用于民生工程、基础设施、生态环境和灾后重建,为应对金融危机的挑战赢得时间。“在此基础上,还应根据形势的变化,抓紧研究近两年进一步有利于保增长的政策措施,比如研究出台促进消费的一揽子政策举措。”王一鸣说。

扩内需是保增长的根本途径

王一鸣认为,扩大国内需求是我国必须长期坚持的战略方针,更是当前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和经济下滑,实现保增长目标的根本途径。进入本世纪以来,我国经济总量和经济结构都发生了重大变化,加之国际金融危机对我国经济的冲击超过了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扩大内需的重点领域和政策力度也应进行相应的调整。

应对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时,扩大内需主要是通过发行长期建设国债,投资农林水利、交通通信、城市基础设施、城乡电、国家直属储备粮库、经济适用房等六大领域的建设项目。与1998年相比,我国基础设施严重不足的情况已经有所缓解,而民生领域和基本公共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更加突出。这一轮的扩大内需应在加强重大基础设施建设的同时,着力加强民生工程、公共服务、节能减排和技术创新的投入。

王一鸣表示,总体上看,这一轮扩大内需不是简单地上项目、铺摊子,而是通过政策先行,引导社会投资;通过改善民生,扩大居民消费;通过调整结构,保持经济增长;通过促进就业,确保社会稳定;争取经过2~3年的努力,显着提高内需尤其是消费需求对经济增长的拉动。特别是新一轮积极的财政政策应综合采取政府投资、减税、增支等多种手段,以政府投资提振信心,完善基础设施建设,增强经济发展后劲;以结构性减税促进社会投资,增加居民可支配收入,稳定出口;以结构性扩大财政支出,解决社会保障、医疗卫生、教育和廉租住房等民生问题,增强居民的消费能力和消费信心。

在充分肯定现有政策对保增长的积极作用的同时,王一鸣认为,也要避免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要在中央加大投入的同时,发挥和调动地方的积极性,鼓励和吸引社会投资,使政府投资起到引导作用。在条件具备时,还可考虑政府投入采取贴息、信用担保等方式,支持企业技术创新、中小企业结构升级,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

调结构是保增长的主攻方向

王一鸣说:“国际经济环境的深刻变化,以及国内生产成本上升和生态环境约束加剧的情况表明,必须把扩内需、保增长与调结构有效结合起来,推进经济结构的战略性调整、产业转型升级和发展方式的转变。”

我国经济结构的基本特征,一是需求结构失衡,经济增长依赖投资和出口,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较弱;二是产业结构失衡,经济增长依赖第二产业特别是工业扩张,生产性服务业发展相对滞后;三是要素结构失衡,经济增长依赖生产要素的高强度投入,科技进步和创新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偏低。王一鸣认为,推进经济结构的战略性调整必须增强针对性。

一是要以提高居民收入水平和扩大终消费需求为重点,调整国民收入分配结构。逐步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提高劳动者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提高居民财产性收入,继续推动以住、行为重点的消费结构升级,以消费需求增强对工业化、城市化进程的拉动作用。加大政府的社会保障投入和公共服务投入,较大幅度地增加社会保障、医疗卫生、教育和廉租住房建设等公共服务支出,消除因公共服务供给不足而出现的谨慎性储蓄动机,增强居民消费信心。

二是以突破制约产业转型升级关键环节和发展生产性服务业为重点调整产业结构。与以往产业结构调整不同,新阶段的产业转型升级,主要是突破制约产业转型升级的研究开发、营销、品牌、技术服务、专门化分工等关键环节,促进农业工业化、工业服务化、服务知识化,构建融合型、创新型、生态型、高效型的现代产业体系,而不是调整产业间的比例关系。要把发展生产性服务业作为产业转型升级的突破口。

三是以理顺资源要素价格和增强可持续发展能力为重点调整要素结构。资源价格偏低,必然造成对资源过度需求和浪费,误导资源性产业过度发展,致使产业结构升级缺乏压力和动力。要积极稳妥地推进石油、天然气等资源性产品价格的形成机制改革,逐步矫正价格扭曲;较大幅度地提高资源税率,建立健全资源有偿使用制度和生态环境补偿机制,形成引导和激励市场主体节约资源、提高资源利用效率的机制。

“资源价格改革涉及利益结构的调整,还会带来低收入者承受能力问题,但不下决心推进这项改革,价格扭曲状况便很难扭转,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也很难落到实处。”王一鸣说。

相关观点: 金融危机成改变我国增长方式加速器

丁海霞

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着实超出了大多数人的想像,包括专家、学者、政府首脑们。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将集中体现在2009年,但有多数专家、学者对此持较为乐观的态度。

首先,中国依靠出口和投资拉动经济的方式遇到挑战。改革开放30年以来,内需相对不振一直是经济学家和中国政府关注的重点,而这一次的金融危机,则成了中国启动内需、改变增长方式的加速器。

其次,中国面临海外投资损失和外汇储备贬值的风险。由于中国对外投资一向持谨慎态度,特别是重点放在收益低而风险也低的美国国债,而不是华尔街包装出来的金融衍生品,也就是今天所称的毒债券,因此相对于其他国家,中国所受影响小,损失也小。

此外,中国的改革步伐在短时间内将会放慢。面对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给全球带来的混乱,稳定是中国目前的目标,因此相应的一些改革措施将被推迟出台,而这又将对中国整体的改革进程产生不利的影响。

曾被世界喻为“21世纪全球经济发展双引擎”的美国与中国,却意外地在2008年因美国爆发的金融危机而显得命运各异。眼下,国民储蓄平均为-9840美元的美国与国民储蓄平均为+1900美元的中国,在抵御金融危机蔓延到实体经济的能力对比结果不言而喻。尽管这种对比也许并不能证明中国的经济实力可以叫板美国,但却不能忽视这种对比的背后所显现的中国发展契机。

,中国面对的国际压力大大减轻,并为今后改革的方向提供了宝贵的经验。特别是西方为解决危机,不得不打破自己的理论教条,放弃自己长期以来的理论坚持,不得不使用其一直批评中国所使用的行政干预和国有化政策。这为中国今后的金融体系改革提供了较好的外部环境,有利于中国捍卫自己的金融主权和选择一种有别于西方的金融发展方式。

第二,中国的国际地位大幅提高。这是由于中国为世界的稳定做出了贡献。

第三,全球能源和原材料价格大幅下降,特别是石油价格下降了50%,这对正处于经济起飞阶段的中国是相当难得的有利条件。

历史的经验表明,每一次重大事件的发生,虽然总有一些国家会衰败,但另一方面又总会有一些国家能抓住历史机遇而走向崛起。

在美国金融危机愈演愈烈之际,参与应对危机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也是一个挖掘机会的过程。在经济增长将放缓的背景下,关键是要推动投资、贸易和消费“三驾马车”的继续高增长,尤其是推动国内消费增长,采取提高个人所得税征税门槛、降低公司税收等措施来扩大内需。

受政府投资拉动,业内预计建筑建材、工程机械、电设备制造等行业有望率先复苏,医药、电信设备制造等行业将获得快速增长。下一步如果全面启动医疗改革、住房市场改革、教育收费改革和新农村建设,具备持续性的行业复苏就可能真正开始。

电池充电器
气力输送机
纯棉黑色t恤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