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我的入党故事

2019-03-05 12:51:29 | 来源: 旅游

我的入党故事_启东

我的入党故事

启东 2011年6月28日

爱党、颂党、跟党走——

我的入党故事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时间的流逝总能冲淡脑海中的一些记忆,但有些东西却历久弥新,永远不能忘怀,就如共产党人的入党誓词……在中国共产党90华诞来临之际,本报采访了几位不同时期入党的共产党员,重温他们的入党故事。他们那激情澎湃热血沸腾、为党的事业而努力奋斗的理想和追求,以及共产党人“爱党、颂党、跟党走”的朴素情怀,将永远激励着我们一往无前……

入党那年,我14岁

讲述人:曹士珍 79岁 上世纪40年代入党

我是一个苦孩子。7岁时,父亲在上海被旧军阀抓夫抓走,从此杳无音讯。10岁时,母亲病故。的弟弟也在5岁时离我而去。我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幸亏有外公外婆、伯伯婶婶的照顾,我才活了下来。

苦难的生活,使我比一般的孩子要懂事得早,也磨练了我大胆泼辣的性格。十二三岁时,我接触了一些关心我的好心人。这些好心人给我讲抗日救国、翻身解放的革命道理,后来才知道这些好心人是共产党员。在他们的引导下,我这个不起眼的小女孩为当时的党组织、区小队和乡民兵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外围工作。

我的家乡在启东海门交界处,因离三阳镇、北新镇、久隆镇的敌据点较远,党组织和区小队常在这一带活动。当时,我不怕艰苦,不怕危险,有时到敌人占领的三阳镇,去探听情况;有时做地下交通员,为党组织传递重要信息;有时为区小队“望风”警戒。由于我多次出色地完成了党组织交给的任务,区小队领导赞扬我颇有点“传奇色彩”。

1946年,党组织根据我的要求和各方面的表现,特例批准我加入中国共产党。由于我不识字,我的入党申请书是由别人代写的,大意就是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要为人民服务,并做好保密工作。此后不久的一个晚上,在启海交界处同济乡的一间草屋里,党支部秘密召开了一个会议,党支部书记陈尚志主持了入党仪式。当时,和我一同入党的还有10多个人,既有和我差不多年纪的小姑娘,也有年纪很长的人。我记得这间草屋里几乎没什么陈设,只是在墙上挂起了一面鲜红的党旗。我们举起右手向党庄严宣誓,“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誓词在小屋内久久回荡。那一刻,我热血沸腾。从此至今,我跟党走了66年。

由于当时环境恶劣,共产党员的身份是保密的,所以一般人都知道我是在外面跑跑走走的女孩子,也知道我说话蛮灵光,但不知道我是共产党员。党组织开展活动,也都是很秘密地进行的。

1949年初,渡江战役前夕,我去参加区里的支前工作会议,回来后在村群众大会上传达区支前会议精神时,周围人才知道我是共产党员。1953年,我还成了丈夫的入党介绍人。

抚今追昔,感慨万千,由于党的培养和教育,使我这样一个孤儿懂得了革命的道理,踏上了闹翻身求解放的道路。我在党的阳光哺育下,在为党工作中,健康成长。现在,我年纪大了,党也没有忘记我,每月发给我补助,使我的基本生活得到了保障。 范存娟 曹士云

入党,是我从小的梦想

讲述人:陈官 70岁 上世纪70年代入党

我的父亲是名老党员,一生清正廉洁,对子女们严加管教。解放初期,物质比较匮乏,父亲在银行工作,每天都会经手大量现金。父亲说,只要是公家的,就不能贪一分钱,身为党员,不能玷污这个神圣的称号。父亲的言传身教帮助我树立并坚定了我的理想:一定要加入中国共产党。

1965年,北新轧花剥绒厂建厂初期,要招收一批技术人员,已经在海复棉厂当了7年学徒工的我去报了名。刚刚建厂,条件十分艰苦,人手少活又多,我经常是晚上回到家后倒头就睡。繁忙的工作并没有让我淡忘小时候的梦想——入党,只要有空闲的时间,我翻阅从父亲那借来的《党章》,了解党的基本知识,我入党的愿望也变得十分迫切。

作为一名柴油机钳工,我时时处处以一名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我一心扑在工作上,重活、脏活总是抢着干。记得有一次,厂里的打包机坏了,影响了整个厂的工作进度。我与维修组的几名人员,抢修了两天两夜,困了就倒在机器旁眯一会,饿了就抓起口袋里的馒头啃一口,根本顾不上一手黑油。厂里领导劝我们回去休息一会,我只有一句话:“活不干完,心里就不踏实!”等机器修复运作后,我才回到宿舍睡了一个踏实觉。

逢年过节,厂里的工人们都要回家过年,偌大的厂子不能空无一人,肯定需要有人值班。我主动向领导请缨,妻子也十分理解我,从未责怪过一句,默默支持我的工作。后来她索性把家搬到了厂里的宿舍,在剥绒厂当了一名车床工。厂离家有几十里路,家里没什么大事,我一般不会回家。老母亲在家想儿子了,想来看看我,父亲把她拉住了,说儿子在正常工作就不要去影响他!

1972年的时候,厂里的领导找我谈话,问我是否想参加中国共产党。我当时特别激动,在那一直点头。领导问我入党动机是什么,我很严肃地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党给我们带来了新生活,入党是我从小的梦想。次日,我郑重地写下了入党申请书,并将那写满诚意的入党申请书递交给了党组织,当年我就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

1976年至2002年退休,我先后担任了厂里的生技股长、副厂长、工会主席等职务。在工作中,我对自己严格要求,处处以身作则,因为我清晰地记得:当厂里的党支部书记宣布同意我入党的党员请举手时,那些齐刷刷举起的手,同志们信任的眼神……

四十年过去了,这一幕就好像发生在昨天。成为一名共产党员是我的梦想,实现了自己的梦想让我感到幸福和自豪,我要用一生来珍惜这个光荣的称号。 蔡樱子

一辈子跟党走

讲述人:蒋秀明 74岁 上世纪80年代入党

我出生于抗日战争时期一个贫困农民的家庭。在解放后上完小学,又上初中、高中,进而免费上了师专,接受了在当时难得的高等教育。如果没有党和政府的培养,对一个农民的孩子来说,那是不可想象的。

我入党的“启蒙老师”是南通市红旗中学原副校长徐瑞彬同志。徐老原是个旧知识分子,1940年新四军东进后,经过长期严峻的考验和脱胎换骨的改造,1950年加入共产党。1960年,我在南通师专读书时就已与徐老相识。每次接触,他总是教育鼓励我争取早日入党。我牢牢记住他对我说的一句话:“入党与不入党是不一样的。”

文化大革命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我对中国共产党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这个党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敢于纠正自己的错误,我认识到这个党不简单,暗自下定决心,争取早日加入中国共产党。我并没有急着递交入党申请书,而是自己努力地创造入党的条件。那时我在教师进修学校工作,除了日常教学工作外,还担任学校一份内部刊物的。我比一般教师总是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1980年,我向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很快被组织纳为发展对象。1981年3月,我被调到县教育局担任调研员的工作,在新单位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我再次递交了入党申请书,组织将我在原单位的表现连贯起来考察,不久将我纳为发展对象。此后,我更加勤奋地工作,在我母亲身患绝症,家务十分繁忙的情况下,坚持上班,从没请过一天假。

我的表现终于得到组织的认可。1983年1月8日晚,县教育局三楼会议室灯火通明,专门讨论我入党问题的局机关党支部大会就在这里举行。我怀着异常激动、兴奋的心情,倾吐了我请求入党的心声,汇报了我对党的性质和历史的认识,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表达了对党员同志们给予批评帮助的期望。会议表决时,大家齐刷刷地举手,一致表示赞成。主持人宣布:“通过”。那天,在鲜红的党旗下,我庄严宣读入党誓词。那一刻,一种光荣感和感在我心中油然而起,从此,一辈子跟党走! 包铃铃

耄耋之年,我入了党

讲述人:朱友谊 87岁 2007年入党

别看我已经87岁了,其实我的党龄还不满4年。60多年来,我不知道写过多少次入党申请书,多得连我自己都记不清了,直到2007年,我的这个愿望才得以实现。

退休前,我是圩角中学的会计。我记得我的份入党申请书是在解放初期递交的。那时候我的家庭成分不好,属于中农,属小资产阶级范畴,不是党依靠的对象,我的入党申请书就这样石沉大海了。不过我并没有灰心,仍然努力工作,要求进步。

1965年,我在汇龙镇职工学校工作,在那里我第二次递交了我的入党申请书。学校对此很是重视,朱校长亲自找我谈话。他对我说,学校一直在关注着我的成长,只要继续努力,接受党的长期考验,党的大门永远向一心向党的同志开着。听了这些话,我信心十足,我觉得我离党越来越近了。

可是,一场的运动再一次使我的希望破灭了——“文化大革命”开始了。那时候,我成了被人看不起的“臭老九”,入党的事根本提不上日程。

70年代末80年代初,党中央从各个方面“拨乱反正”,这时,我又一次向党组织提交了入党申请,但因为“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全国百废待兴,我所工作的学校忙于恢复教学秩序,我个人的入党问题又就此搁浅。

一晃30多年过去了。1985年,我没来得及入党就退休了。退休后,我一直致力于社区工作,兢兢业业地义务为社区居民服务,小区里好多人都称我“朱家伯”。1988年,汇龙镇派出所组织义务联防队,我觉得挺有意义,就报名参加了,而且被推举为老年联防队队长。我还身兼数职,创卫志愿者、市场协管员、吧义务管理员……每天忙忙碌碌的生活让我觉得很满足。我想不管我能不能入党,我都要以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

我原以为我这辈子都入不了党了。有一次我在报纸上看到,东海镇出了一个车祸,一辆汽车翻进河里,很多人围观却没有人营救,后来是一个党员跳到河里将人救了上来。看到这则,我感动极了,我再一次萌发了要入党的念头。我知道了党章中对于入党并没有年龄限制,2003年,我终于勇敢地再次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此后,我便更加执着地以实际行动积极向党组织靠拢。组织上在收到我的入党申请书后,多次找我谈话,并让我参加党的知识培训班,帮助我提高对党的认识。我是学员中年龄的,也是学得认真的一个。

2007年11月30日,这一天,我终于光荣地成为一名中共预备党员。对于83岁的我来说,已经盼了60多年。那天上午,我穿得端端正正来到小区居委会,同100多个预备党员一起,完成了入党宣誓。我暗暗地下决心,在我有生之年,一定要跟着共产党奋斗终生,为党和人民多做贡献。 包铃铃

深圳指纹锁生产厂家
冷藏车价格
网上电玩城捕鱼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