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评论别再建筑围墙摊开手掌满掌阳光图

2019-05-07 10:45:08 | 来源: 旅游

在2G时代的时刻,电信运营商们是如此期望3G时代能够为其带来更多的“幸福”。然而当“幸福”真的来敲门时,却发现这既是一个美好的时代,也是一个糟糕的时代。

如果说的出现是一次彻底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的革命,那么移动互联和通讯产业的结合很可能还要让革命再来一次——这次革命的对象不只是用户的生活习惯,还有传统的电信运营商。

在以往的用户争夺战中,电信运营商较量的仅是彼此之间谁的资费更低、信号更好。与很多被移动互联颠覆的传统产业一样,巨头们还在奋力拼杀,却发现江湖已经不在自己的手里。那些从未让其想过有一天会蚕食自己地盘的互联企业,成了新时代的中心。

在2G时代的时刻,电信运营商们是如此期望3G时代的到来,盼望它能够为其带来更多的“幸福”。然而当“幸福”真的来敲门时,却发现这既是一个美好的时代,也是一个糟糕的时代。

全世界的电信运营商都发现自己在这个时代越发像一个受气的儿媳妇,中国三大运营商也无法避免。作为传统语音、短信通信工具,遭受到越来越多的、米聊会员的摒弃;作为数据传送的管道,又遭受到互联巨头们对带宽无休止的抱怨。即便已经沦为廉价的管道,还要与低廉的包月固宽争夺用户。

于是,在无法一如往常赚更多的钱的时候,虚拟运营商的口子即将被撕开,因为,与其花精力做自己不擅长的东西,不如把麻烦交给别人,自己坐收份子钱。

能省就省

被“抛弃”的语音业务

一直靠在大学校园里售卖200卡、长途IP卡赚外快的小张,几年前还自称可以有望做个“暴发户”,如今却选择了离开大学市场另谋生路。他说,曾经一天上百张卡片的销售量、数钱数到手抽筋的状态,已经一去不复返。

家入驻北京某大学校园的移动营业厅代办点的小老板,谈及现在的营业状况,无奈地吐出两个字:“不好。”在营业厅刚进入校园的时候,生意非常红火,每逢下课休息时间,前来交话费的学生都要排队,可如今每天的流水只有原先的2/3。“有络充值的冲击,但现在的学生打也越来越会算计了。”

当这些在大学校园里靠“话费”挣学生钱的生意人垂头丧气之时,学生们则乐得自在:现在大多数人早就不用给家里打长途了,只要买一个低端智能,语音通话、随时对讲,既方便还免费。那种需要每次先输入一长串的IP卡号也省不了几毛钱的做法,早已被学生们嘲笑为是该进博物馆的产物。

大学校园的变化只是中国通讯市场的一个缩影,3G轻松打破了传统电信运营商在2G时代形成的事实垄断——即便三大运营商可以将2G的资费一再压低,但与诸多的免费应用和用户体验更好的3G服务相比,仍旧在失去往昔的竞争力。

从目前三大电信运营商的话费标准来看,本地通话每分钟大多仅需1毛多钱。而在过去,使用者连接听,每分钟都要支付2毛多钱。在三大电信运营商眼中,这个价位已经是低得不能再低了,然而仍旧没能产生大规模薄利多销的局面。

“已经交了数据费了,而且现在WIFI这么方便,为什么还要另花钱打、发短信?”控王艳一边摆弄着,一边反问。在可以享受免费通讯应用软件的时候,再便宜的通话费用,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对于精明的消费者而言,都是浪费。

如今我们坐在地铁和公交车里,已经习惯了旁边人里的或发出来信提醒声音;在有免费Wi-Fi的咖啡馆里,我们总会看见有人将贴近嘴边,兴高采烈地使用的即时对讲功能。我们每个人都在感谢移动互联时代的到来,让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变得更短。

然而,也正是这些便捷,让三大电信运营商的利润来源发生了剧变。在2G时代,语音、短信都为电信运营商带来了可观的利润,而现在基于3G所带来的数据传送速度提升而产生的OTT(Over the top,指互联企业利用运营商的宽带络发展自己的业务)形态,让传统电信运营商的两大主力业务收入迅速萎缩。

根据DCCI互联数据中心创始人胡延平透露的一组数据,2012年电信运营商短信量同比下降20%,彩信量同比下降25%,业务量同比下降5%。即便运营商纷纷推出语音通话、短信绑定数据的套餐,也终究未能发生多少逆转。

据知名电信咨询公司Ovum估算 ,由于免费通讯软件的普及,2012年全球电信运营商短信营收的损失将达230亿美元,2016年其损失更将增至540亿美元。

令三大电信运营商更加尴尬的是,即使是作为数据传输的管道,也在面临着冲击。低廉的固宽价格,越来越普及的Wi-Fi使用环境,让电信运营商想在数据管道上发力,看上去都有些吃力。

从中移动2012年上半年财务来看,数据业务虽然在数字比上一年增长了17%,但在总收入中所占的比例仍然只有29%,相比2011年的26%,其增长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事实上,在感受到市场即将发生变化之时,电信运营商就从没有坐以待毙过。从早期的移动梦,再到免费短信发放平台飞信,电信运营商一直在试图挽回局面,拉回用户seo优化推广
。只是投资十几亿的飞信,在、等面前根本就不堪一击。随时打开的移动数据,让只要有智能的地方就有、,但还有多少人会用飞信?

此次,引入虚拟运营商,在工信部电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陈金桥眼中,正可让电信运营商在以卖流量为主的大势所趋下实现“自我救赎”。与其投入大量财力仍旧赚不到什么钱,不如坐享其成,租地收租。

变冲突为共赢

传统电信运营商们的算盘

从2000年《电信条例》颁布至今,颁发虚拟运营商牌照的呼声已经在国内持续了十几年。早期的263、润迅、鸿联九五都是苦苦的等待者,却也是屡遭清理的对象。原因很简单,当语音、短信能为三大电信运营商捞来大把的钱的时候,谁会愿意将利益拱手相让?

但这一次却截然不同。

当越来越多的使用者将智能视为一部“微电脑”时,电信运营商与互联企业之间的摩擦也在不断加大,连中国移动总裁李跃也罕见地开始吐糟:“希望腾讯的业务有更多的发展,但是也希望他们的业务能保护现有的总体环境,保护客户依法通信的行为。”

于是,工信部坐不住了。

在不少从事移动互联的业内人士看来,就目前电信运营商日益沦为管道的情况来说,与其放任“蚕食者”自流或者强硬封堵,不如采用招安政策,将其纳入合规的管理中。届时,既可以让早就被给予厚望的“虚拟运营商”有尘埃落定之机,堵住悠悠之口;又可在一定程度上刺激电信行业的发展。关键的是,传统电信运营商可拥有更多的筹码来与互联企业对话,还可以将一些难啃的骨头扔给别人。

挣富人的钱永远是挣的钱,国内三大电信运营商亦是如此。一位投资界人士算了一笔账:联通的2G ARPU值(一个时间段内运营商从每个用户所得到的利润)在41元每月;移动的全ARPU值每月则在75元左右,较高的ARPU正是来自于全球通这一类高端用户。

投资界人士分析,这部分客户大多是公款消费或不计较通讯成本的高端商务用户,且每个月漫游费、公务通话频率、时间本身就很高。对其而言,能及时有效地联络上对方才是省钱的方式,对费的高低既不敏感,也不在意。这部分人的“钱”自然也是电信运营商们短时期内不可能松口的肥肉。

相对而言,低端人群既是三大运营商以低价竞争激烈的地方,又是早已经被他们瓜分殆尽的地方,几乎每个区域都有自己的垄断势力。以高校来说,正是通过运营商与校方的合作,为其全体老师配备相应的合约机,从而形成逐个小范围内的垄断势力网络营销公司
。在已垄断区域,运营商很难同意让别人来挖自己的墙角。

如此算来,能够分给虚拟运营商的便是电信运营商一直不爱啃的中端用户。在他们看来,中端人群既对价格或多或少有些敏感,又需要一定的服务。他们也是社会上使用免费通话软件活跃的一个群体。

既然在他们身上,数据需求已经替代了语音通话需求,与其费尽心机,投入巨资潜心研发能留住客户的应用,莫不如干脆引进可控制的对象,让虚拟运营商为电信运营商打工,坐享数据业务增长所带来的收益。

谁都无法想象,虚拟运营商真正进入之后,电信增值服务究竟会变成一个什么样子,谁也无法准确地描述出,适合中国国情的创新产品。但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在这个充满机遇又极具挑战的时代,电信运营商绝不甘心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沦为“哑管道”。即便是在一个糟糕的时代下,也要尽可能地享受自己应得的美好。

“在后互联时代如何更好地利用信息、新技术实现企业的产品创新和经营模式的转型,以共建一个开放、合作、共赢的移动互联生态系统,是我们这些信息技术从业人员面对的使命和。” 中国电子学会名誉理事长吴基传说。

Dump pipe

在这个充满机遇又极具挑战的时代,电信运营商绝不甘心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沦为“哑管道”。

猜你喜欢